推特中文网 > 修真小说 > 洛阳春风客 >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脆弱的均势
????“我知道你一定在这附近。”初新望着黑夜中的那道暗影,一字一句地说。

????他想让“公子”听清楚他说的每一个字。

????当你郑重其事地想让一个人听清你说的每个字时,你若不是爱他到骨子里,就是恨他恨得牙痒痒。

????初新显然不会爱上“公子”,他已知道晴并非“公子”,只是“公子”的替死鬼。

????“我知道,我还知道你一定想杀了我。”“公子”的声音遥远而平静,就像在陈述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。

????“是,我的确很想这么做。”初新的语调也很淡然。

????他们就像毫无过节、素昧平生的两个人。

????敏躲到了一侧,他们之间再没有任何阻碍。

????初新走上前,“公子”的长袍也从黑染成白,步入光亮,只有他的脸仍隐没在暗里。

????“还是不敢以真面目示人?”初新率先挑衅道。

????“无论谁在江湖中掌握‘残狼’这么样一个杀手组织,他都会戴上※面※具※的,”“公子”没有半点被激怒的样子,相反,倒是有几分坦诚的意思,“如果你要杀人,最好也学我遮住脸。”

????“我做事不怕见光,杀人也一样。”

????“戴上※面※具※并非见不得光,而是为了保护你身边的人不受伤害。”

????“公子”言罢竟发出一阵冷笑,这一阵冷笑让初新想起倒在自己怀中的晴。他按住了他的剑,也努力按着自己的怒火。

????这场对决,谁先失去理智,谁就会输。

????“你一个人找上门来,会不会太冒失了?”初新边说边瞧了眼酒馆中坐着的尔朱荣一行,他们也正用期待的目光围观二人剑拔弩张的阵仗。

????“你绝不会让他们插手的。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如果我是你,我一定要亲手杀掉‘公子’,绝不容任何人从旁干预。”

????初新沉默。

????沉默有时候的意思,就是认可。遗憾如果不能亲自弥补,便一直都会是遗憾。

????“公子”腰间挂着剑,剑的样式很别致。

????初新问:“你用剑?”

????“公子”答道:“我用剑。”

????“你的剑看起来和一般的精钢长剑不一样。”初新算是个相剑的半吊子,他认出这柄剑的剑镡和剑锷不同寻常,颇具古风,更像是青铜剑。

????“你想看?”

????初新笑了笑,他知道见过这柄剑的人都已作古,他摇摇头,忽然问道:“马位和冯超都是你杀的?”

????“公子”沉默。

????沉默有时候的意思,往往是认可。

????冯超、马位锁骨下的伤口显示,杀他们的剑刃很宽很厚,这正是青铜剑别于钢制剑的显着特征。

????初新问:“你和他们有过节?”

????“公子”道:“我只是想传达给你一个讯息。”

????初新不解:“什么讯息?”

????“公子”幽幽地说道:“成为‘公子’后,别人的性命和隐私都握在你的手中。”

????窥探他者的秘密,掌握凡人的生死,这是两项至高的权力。

????不知何处传来了乌鸦的鸣叫。鸦鸣被人视作不祥的征兆,干瘪嘶哑的声音绝没有喜鹊讨巧。念及此,初新的嗓音也跟着不自觉地变得低沉了许多。

????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????“很快你就会明白的。”

????他们都握住了剑,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另一种交流的方式。

????初新在等,他在等“公子”拔剑,拔剑的一瞬恰是“公子”最薄弱的一刻,旧的力量已逝去,新生的力量将发未发。

????这便是任何剑客的破绽所在,只不过那一刹那太难把握,没有出色的拔剑速度根本无法抓住机会。

????初新对自己拔剑的速度有信心。

????在场的人都摒住了呼吸,胜负也许片刻就见分晓。

????后发先制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,可“公子”绝非等闲的对手,他气定神闲地按剑而立,一动不动。

????初新竟没有办法了,他不敢先行拔剑,因为一旦“公子”通晓剑法中的奥妙,便能反过来轻易抓住自己的破绽。

????他的背上渐渐渗出了冷汗。

????原本有利于他的局面竟被“公子”不动声色地扭转了。

????“你在害怕?”“公子”冷冷问道。

????初新沉默,沉默在此的意思并不是否认。

????“你不敢先行拔剑,因为你畏惧失败。”

????“公子”的身影忽然变得高大,在黑暗中延展,压得初新喘不过气来。初新为了摆脱言语被动的势头,反诘道:“再这么消耗下去对你更加不利……”

????话还没说完,“公子”已拔剑。

????初新的眼睛捕捉到了那间不容发的一瞬,可他的手却没有双眼凌厉,他分不清是“公子”拔剑速度过快,还是自己因说话而分心,动作也跟着慢了。

????他只能跟着拔剑抵挡。然而如此终究是消极防守,“公子”已渐渐占了上风。

????“你刚刚想说,消耗下去于我不利,是吗?”“公子”的剑如磐石般稳而重,剑路却有燕雀的轻盈,而使出此等剑法的他仍有余力说话。

????初新已是半句话都不敢说了。

????“你真的以为,酒馆中的这些人能给你什么帮助吗?”

????他们以门槛为界,转眼已交手数十招,一家酒馆内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????商汤、盘庚和塌鼻梁突然对坐于他们对面的大胡子与公孙无忌发难。商汤先将一大块羊骨头扔向大胡子与公孙无忌,扰乱他们的视线,盘庚同塌鼻梁也将杯中酒泼向他俩,踢翻桌子,趁此良机,三人一齐攻出,大胡子躲闪不及,被商汤用筷子点住了两处要穴,公孙无忌反应快,躲开了骨头和酒,反手一拳打在塌鼻梁的鼻梁上。塌鼻梁的鼻子里奔涌出两道鲜血,向后退了三步,盘庚一脚蹬在公孙无忌的面门处,公孙无忌的鼻梁也塌了下去。

????尔朱荣向宇文泰和高欢使了个眼色,宇文泰疾步朝商汤、盘庚和塌鼻梁走去,高欢走得却很慢,半路甚至还停了下来

????“高欢,你怎么了……”尔朱荣颇感疑怪,思虑片刻后,他用一种冰凉的语调问道:“‘公子’为你开的条件如斯丰厚吗?”

????高欢淡淡答道:“刚刚好而已。”

????宇文泰急转攻来,朝高欢心口击出一掌,高欢用手硬接,顺势后退,退到了尔朱荣旁边。宇文泰刚想追击,见此情状只能待在原处。

????三叔掌中暗器欲发,“天经地义、守正不阿”四人将两具尸体掷向了三叔。这两具僵硬的死尸在半空中旋转,鬼使神差般挡住了三叔暗器的去路,三叔腿脚不灵便,无法另寻出手角度。

????荆守、郑义忽地出现在瘦高个儿跟前,喊道:“上面!”瘦高个儿微一抬头,二人的拳头雨点般砸在他小腹处。

????南拳以快着称,荆守、郑义得了个中精髓,瘦高个儿吃不住密集的拳头,呕出一口血。

????狄布、田阿闪身至黑袍刀客左侧,高呼:“左边!”黑袍刀客虽定力极佳,可看见瘦高个儿的前车之鉴,不敢大意,朝自己的右边瞥了一眼,短暂的分心给了狄布、田阿机会,一人一脚往黑袍刀客腰间踢去。黑袍刀客抽刀抵挡,却发现有人已在他身后按住了他的刀。

????元瑾。

????元瑾鬼魅般的出手让所有人都瞪大眼睛,无法相信。他明明刚才还在喝酒吃菜,刹那间便已绕至黑袍刀客后面。

????黑袍刀客腰际挨了重重两脚,倒在地上抽搐。

????酒馆内的局势也被逆转了。

????这一切竟像是提前在“公子”脑海里盘算得清清楚楚,任何细节都没有被他放过,全部发展皆在他掌控之中。

????“现在,”他问,“消耗下去究竟对谁不利?”

????他的面孔仍在暗处,初新奋力挥出一剑,期望能够划破眼前的黑暗,撕碎“公子”的罗网,却只觉跌入泥沼,越陷越深。

????“你应该开始明白,在这世道之中,唯一能活得自在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。”“公子”的声音带着摄魂的魔力,蚕食着初新反抗的意志。

????只有一个念头在强撑着初新的行动——击败“公子”,击败他,一切就能结束,一切就将结束。

????可他已逐渐丧失赢的信心。

????“剑客对决,风向、心情、温度、衣着等因素都很重要,你的心已乱,”挡开一剑后,“公子”如是说,“再于此处较量,对你不公平,或许,我们该换个地方。”

????初新不懂。“公子”说出的话没有多少人懂。

????他的确很紧张,“公子”的说法不无道理,可为何“公子”要放弃心理层面的优势,换地方和他交战?

????“公子”转身便走,他只能跟上。尔朱荣、三叔等人的生死捏在“公子”掌心,他已管不了。

????在没有选择的时候,他总是格外果断。

????黑暗中,一人在前面飞奔,一人在后头追赶。

????酒香、丝竹、笙歌、曼舞,铜驼街的一切都在倒退。

????“公子”出色的轻功并未令初新惊诧,他已领略过“公子”更恐怖的地方。他感觉自己像只蚂蚁,在一个倒扣着的碗里爬行,无论爬了多远,仍是原地踏步。

????“公子”停下了。

????他的身法诡异,动作在霎那间静止。

????他们来到了晴的墓前。

????()